女兒王建英正在為父親王保山換藥。
  她今年57歲了,有兄弟姐妹們6人,因為父親左臂上的傷口無法愈合,導致整夜間經常被疼醒,她偷偷瞞著家裡人,從自己身上取了一塊巴掌大的皮膚為父親治病,她叫王建英,是烏市高新區(新市區)二工鄉人,一直四處打零工維持生計。她說:“我只希望今年90歲的老父親晚上能睡個安穩覺。”
  文/新疆都市報記者 薑嵐 圖/新疆都市報記者 秦鵬
  女兒割皮膚輓救父親
  1月9日,新疆都市報記者來到了王建英的家中,王建英正在為父親王保山換藥。一個多月了,父親胳膊上的傷口也逐漸愈合,女兒的皮膚和父親的皮膚融合在了一起,重新煥發了生機。而王建英腿上的傷口也已經愈合,只剩下一些紫紅色的疤痕。
  2014年11月20日12時,這對父女進行了植皮手術,醫生從57歲的王建英大腿部取下了巴掌大小的皮膚,移植到了90歲的老父親王保山胳膊上。當時王建英就躺在父親的左側,看到自己的皮膚被醫生割下來立即縫合在了父親的胳膊上,她心裡很欣慰,整個割皮縫合手術過程達3個多小時。
  “爹,疼不疼了。”“一下子不疼了,好像一個窟窿被堵住了一樣。”當天晚上,王建英和父親被安排住在同一個病房。那一夜,父親睡得格外安穩,可王建英因疼痛卻無法入睡。
  王建英說,因為麻醉藥勁兒過去了,自己大腿上開始火辣辣地疼,因擔心父親晚上會碰掉胳膊上的護具,她當晚忍痛爬起來,坐在父親病床前守著。
  術後一周里,王建英一邊養著自己的傷,還一邊在晚上幫父親翻身,沒睡過一個囫圇覺,同時還得哄父親開心。“有時累極了,我就想想以前父母對我們兄弟姐妹的照顧,一切都不是問題。”而對於女兒割皮救自己的事情,王保山隔了很久才知道,心疼地直掉眼淚,他告訴記者:“早知道讓女兒受這樣大的罪,說什麼我也不同意手術。”
  父親夜裡常常疼醒好幾次
  2014年11月初,父親王保山因為流鼻血不止,住院治療,快出院的時候,父親對女兒王建英說:“丫頭,我胳膊疼。”王建英仔細檢查,發現父親左側胳膊長了一個小包,回到家裡後,胳膊上的小包就化膿了。王建英趕緊把父親送到醫院將傷口進行了處理,清理乾凈後,傷口卻一直不愈合,父親夜裡經常疼醒好幾次。
  主治醫生表示儘力了,但這樣大的傷口一直裸露在外,擔心第二次感染,沒有更好的辦法,只能自體取皮。一聽這個方案,可把王建英著急壞了,“那可不行,父親這個傷口還沒愈合,萬一取皮又不愈合,那不就有兩個傷口,老爺子怎麼受得了。要不從我身上取皮給父親吧。”
  醫生反對說,你也是快六十歲的人了,皮膚存活率無法保證,年輕人植皮存活率都不高,頂多存活三分之一。
  “父母給了我生命,我就還給他一張皮,沒有什麼,醫生你就幫我做這個手術吧。”王建英請求醫生無論如何要做這個手術,醫生讓她回去和兄弟姐妹商量,商量好了,就可以做配型,看是否適合給父親植皮。
  據悉,王建英在家排行老二,有一個姐姐,6個兄弟姐妹都很孝順父母。由於王建英脾氣好,和父母相處時間長,照顧父母的時間也就多一些。
  女兒瞞著家裡人扛下重任
  從2010年起,母親患病不能自理以後,王建英就全職擔負起照顧父母的職責。2014年4月5日,母親去世了,王建英就全心照顧父親。
  一個小小的膿包,導致父親傷口始終不好,當得知移植皮膚存活率較低,需要進行大面積皮膚移植,且僅限於直系親屬時,王建英給大姐打了電話。說了想要割皮給父親的事情,大姐聽後堅決反對,心疼妹妹年紀大了,萬一父親和妹妹都不好了,那可怎麼辦?
  王建英安慰姐姐,就取小小一塊皮,沒有多大問題,而弟弟妹妹那裡,王建英則一直就未曾告訴他們真相。
  王建英的家人並不知道 ,她所說的小小一塊皮,其實需要巴掌大小,雖然知道大面積取皮存在風險,但王建英還是願意用自己的皮膚去輓救父親。
  對於妻子的“搶跑”行為,丈夫馬建和既心疼又無奈。王建英的兒子告訴記者:“母親是希望所有的人都過得好,她的做法,我非常能理解,因為只有爺爺不疼了媽媽才會不疼。”
  王建英一再要求割自己的皮來救父親的舉動,也感動了醫院的醫生,他們很快安排了父女的手術,原本醫生估計只有三分之一存活率的皮膚,竟然存活了三分之二,看著王建英父親胳膊上換的皮膚一天天愈合,醫生直呼“簡直是奇跡”。
  王建英說:“父親現在每日都能一覺睡到天亮,看著父親休息好,我覺得一切都值得。”
(原標題:女兒“割皮救父”只為老父睡安穩 )
創作者介紹

粉嶺

bndvweoo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